盈乐彩票_盈乐彩票技巧_盈乐彩票计划|首页

首页证券正文

券商年报 | 西南证券净利缩水六成 祸起股权质押 连吃3张罚单 IPO交白卷

作者:

券商年报 | 西南证券净利缩水六成 祸起股权质押 连吃3张罚单 IPO交白卷

实习生 王羽瑶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王兆寰 北京报道

3月底,一路走来跌跌撞撞的西南证券(600369.SH)发布了2018年年度报告,年报中披露了公司去年一年的经营情况。根据年报数据显示,西南证券2018年的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0.3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66.08%,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同比下降80.35%。

根据相关公开信息显示,西南证券去年关于股票质押式回购的诉讼案共有六起,其中影响最大的两起诉讼案涉案金额共计11.7亿元,在西南证券于2019年1月30日发布的《西南证券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中显示,公司2018年度合并报表合计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38254.16万元。

频繁“踩雷”

股票市场危机四伏,每一个上市公司都像“扫雷”游戏的玩家,谁踩中的雷少,就能更快地“开疆扩土”,每一步的行动都要小心谨慎。然而,根据年报披露信息显示,西南证券在2018年,存在8起诉讼案,另有一起自2015年开始,到2018年进入执行阶段。其中有六起诉讼案属性为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案。

2015 年 1 月,重庆仲裁委员会对公司申请执行蔡开坚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案作出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蔡开坚向公司偿还融资本金11700 万元以及相关利息、违约金、律师费,公司对被申请人质押的3700 万股“中捷股份”(002021)享有优先受偿权,截至发布年报时,该案已进入执行阶段。

2018年6月,法院对西南证券诉庄敏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案作出裁定,判决被告庄敏支付融资本金7.41 亿元、融资利息、违约金及律师费,判决公司对庄敏质押给公司的7800万股“*ST 保千”(600074)享有优先受偿权。判决被告庄明支付融资本金 3.99 亿元、融资利息、违约金及律师费,判决公司对庄明质押给公司的4200万股“*ST 保千”享有优先受偿权,被告庄敏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8年9月,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对罗伟广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纠纷案作出民事裁定书,同意公司拍卖、变卖被申请人罗伟广质押给公司的 2128.71 万股“金刚玻璃”(300093),在融资本金 8950万元、利息、违约金以及律师费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

2018年11月,公司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新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就“新光圆成”(002147)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承担违约责任,偿付相关本息及违约金、律师费等合计 841289589.04 元(暂计)。

2018 年 12 月,法院判决被告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支付融资本金 3 亿元、融资利息及违约金,判决被告赵宁、王瑛琰就判决确认的融资人债务,在公司对融资人持有的 5280万股“东方金钰”(600086)实现质押权后仍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华夏时报》记者以2018年12月28日收盘价(*ST保千1.2元;金刚玻璃6.11元;东方金钰4.61元)估算,公司涉及的股票质押式回购诉讼案涉案金额超过30亿元。

但是在公司发布的《西南证券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中,并没有关于买入返售金融资产项目的计提,仅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减值中,进行股票资产计提减值准备2.64亿元。

《华夏时报》记者就此疑问致电西南证券,并发送书面采访函,询问公司公司业绩下滑严重,踩雷事件频发,是不是公司的风控存在一定问题。

西南证券媒体负责人回复记者称:“关于涉案金额最大的两起诉讼案(新光圆成和东方金钰),公司是作为管理人,受委托人委托,向法院提起诉讼,公司的经营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当记者问到如果诉讼不能善终,此项目会不会烂在公司手里时,该负责人表示:“两个项目的性质是渠道业务,这个性质就决定了公司不会因此受到影响,所以不能说明公司的风控存在问题。”对此,记者会进行持续关注,而其他诉讼案的状况,该负责人没有提及。

内部管理松散 被证监会谴责

西南证券业绩下滑和频频踩雷,令股民们着实头疼。除此以外,公司发生的一些内部混乱现象,被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比如1月底的“举报门”事件:西南证券女分析师实名举报首席地产研究员胡华如,长期骚扰女下属的事件,不禁让人大跌眼镜。

不仅如此,在一年内连收3张罚单,西南证券的投行业务部门被市场认为是公司管理最混乱的部门。

可以看到,西南证券投行业务收入水平在2018年没有任何起色,反而连连下滑。年报显示,公司去年投行业务营收同比下降20.94%,全年IPO项目颗粒无收,承销再融资盈乐彩票项目1家,企业债券7家,公司债券15家,其他债券2家,共计25家。

同时根据2017年年报,西南证券2017年投行业务收入5.69亿元,同比下降53.34%。

有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1月26日,证监会在现场检查过程中,发现西南证券的投行类业务存在违规问题,对其采取公开谴责并责令改正的监管措施,该项违规涉及合规风控未全面有效覆盖、内控未有效执行、尽职调查不充分、信披有失准确完整等方面。

2018年3月28日,西南证券同样因投行类业务违规等问题,收到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证监会决定通过其官方网站对西南证券予以公开谴责并责令改正。并且,西南证券时任总裁余维佳、时任合规总监李勇已于2018年2月1日接受了重庆证监局的监管谈话。

2018年5月16日,西南证券称收到重庆证监局的监管措施决定,要求对公司相关项目保荐代表及公司总裁吴坚进行监管谈话,原因是在承担大智慧并购重组项目独立财务顾问时,存在未反映大智慧受到过监管措施的事实、未明确说明项目终止原因、项目工作底稿的制作和保存不规范三类违规行为。

另外,在2017年的5月,西南证券就曾因卷入九好集团忽悠式重组案和大有能源违规案而收到了两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及其相关负责人合计被罚3695万元。公司也因多次被证监会约谈,2017年的分类评级被下调5个等级,虽然2018年回调到了BBB级,但依旧没有回到2016年的A级评级。

深圳某券商高级分析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西南证券投行业务的没落,很大原因是它不到半年时间就收到了3份罚单,管理出现问题,自然无法承销更多的项目。而且,虽然西南证券在年报中表示,公司就证监会给出的罚单,已经严格加强内部管理,但是从2017年收到两份罚单后,去年又收到三份罚单来看,公司在内部管理上还要加强。”

《华夏时报》记者同样对西南证券媒体负责人询问了投行业务的相关问题,该负责人表示不予回复。

编辑:刘春燕 主编:陈锋


水皮杂谈
王羽瑶
王羽瑶

+关注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
王兆寰
王兆寰

华夏时报记者王兆寰

+关注私信

TA的更多的文章>>

热点文章

热门作者